昨早,小七等待聚會時,遇到了教會的姊妹

談話裡得知目前正在學琴,很佩服著她從小沒有根基

居然也願意有這樣子的力量與毅力學著琴(這應是上帝給的吧)

突然腦海中跳出劉軒-屬於那個叛逆的年代書中 內容

 
◎心碎的滋味

非常不幸地,在我畢業獨奏會之後的兩個禮拜,艾司納老師就因
為心臟病去世了。他對我說的許多話中,我最記得的,是有一次
我彈完蕭邦的一首抒情曲之後,他笑著,輕輕地拍拍我:「你現
在彈得實在不錯,但如果你想彈得更好,恐怕你的心要多碎幾次。」
我每次和女朋友分手,都會想起這句話,把那琴譜找出來。
的確,每一次彈,音符似乎又多了一層感傷 


傍晚來到友人家,55吋大電視觀看交響情人夢(幾年前看過..但說真的沒什麼印象)

其中有一段,野田妹彈了貝多芬第八號 悲愴....

當悲傷難過時,聽到這首不自由主流淚...

雖然我不會彈琴,但...每次聽還是會流淚

野田妹    

Judy愛吃草~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