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何總是缺乏耐性傾聽彼此心的聲音
之間距離存在著深不可測的鴻溝
心與心的如此遙遠...
嘶啞...作為溝通的媒介
憤怒...當作情緒的出口
仇恨...劃下了心的傷痕
躲藏...如受傷的野獸獨自躲在山洞內舔舐斑斑血跡傷痕
 
但,可曾知道~~
逃避並不是最終的問題的解藥
只是,短暫有個避風港
風雨停歇時,仍要駛出港灣
 
外表中的堅忍只是你的假面
為何需要堅持無謂的堅持
只因心有不甘......
 
情緒的起伏...也牽繫著我心情的高低
心疼與不捨,次次被傷害
但...卻束手無策....只能冷眼旁觀
怨自己的軟弱無能...
為何沒擔當替你承受一切...

無言.....
難解人生習題.....
應該是無解.....
 
 

Judy愛吃草~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